外遇调查
淮安私家侦探情侣最远的距离是心距

发布于:2018-4-4 15:31:26

回忆越是甜,越是在手心留下密密麻麻深深浅浅的刀割,能不能就让悲伤全部结束在此刻,重新开始活着。
 
你减去这个世界,世界就除以你
 
淮安私家侦探,前几天我写了一封《出轨丈夫给妻子的一封信》,结果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 
网上大多数的留言是这样的:“出轨就出轨了,找什么理由?” “男人出轨了,还找理由,太无耻!”
 
发表这样言论的人,一般来说就是两种:
 
一种是还没遭遇过出轨;
 
一种是遭遇过出轨受伤太深。
 
但往往前者受伤以后就变成了后者。
 
所以说两者其实是一回事儿——这样的人最容易在情感的世界深受伤害。
 
因为她们的三观和这个世界有剧烈的冲突,所以就像鸡蛋非要跟石头较劲,结果是显而易见的。
 
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三观呢?
 
试图简单化一个复杂的世界。
 
这句话是不是不太好理解?那么,让我们越过出轨这样的狗血剧情,越过薛之谦和李雨桐的世界撕逼——大家肯定有些厌倦了吧——让我们谈谈一个电影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。
 
剧情很简单。
 
在冬日积雪的波士顿,修理工Lee形单影只,面如冰雪。对向他示爱的女人,他冷冷地说声谢谢,对刁难他的房客,他毫不客气地还一句“去你妈的”,老板让他去道歉,他拒绝。
 
这是一个潦倒颓废的中年男人,他的人生就像他所住的脏乱差的地下室,铲不动的积雪,永远清不干净的马桶里的屎,和不会停止出问题的下水道一样,毫无希望,更无希望的是,他宁可活在毫无温度的世界里。
 
是哥哥的死,把他拉回了不堪回首的前半生。
 
他曾有过温暖的生活,可以和朋友们酗酒吹牛皮,累了在娇妻怀里撒娇,最大的快乐就是带着三个可爱的儿女一起出海。
 
但是一场大火,烧掉了一切,三个孩子葬身火海,而一切的罪魁祸首来自他酗酒后的疏忽。
 
你永远无法想象,看着三个烧糊的孩子被装进尸袋是怎样的感觉。
 
马克吐温说,现实永远比戏剧更加荒诞,因为它的突如其来根本无迹可寻。
 
让人悲伤的是,在偶然面前,人是如此的渺小和脆弱,你拥有的一切,可以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、漏洞,在一瞬间化为乌有。
 
接下来你要问的是:我拿什么,继续活下去?
 
Lee在警察局试图自杀,但最终被拦下来,他选择了格式化所有的幸福,作为一个“无心人”活下来。
 
哥哥的死,让他不得不回到最不愿意回到的家乡,在这个人口只有5000人的小镇,你再也无法逃避,再也无法生活在时间的枷锁里,一切都无所遁形,一切都汹涌而来。
 
你要面对那些熟悉的场景,不可避免的回忆。
 
你甚至要迎面和前妻相遇,她已经过上幸福的生活,而你却永远生活在过去的那个瞬间。
 
前妻在他面前痛哭,她明白,在灾难发生的时候,她说了太多残忍的话,她的人生已经可以继续,而他依然鲜血淋漓。
 
他能做的,就是转身离开,到酒吧里找人打了一架。
 
他试图照顾那个已经无家可归的侄子,他已经不能再一次承受孩子受伤的痛苦,但拯救他的,正是这个青春期的小男生。
 
这么多年,只有这个男孩让他可以痛哭:“I can’t beat it。”
 
你心里有光吗?
 
有一对失去孩子的父母,孩子去世很长时间了,他们一直都把骨灰留在家里,在没有客人来的时候,他们就把柜门打开,让阳光照在在他们看来依然有生命的骨灰盒上。
 
为什么不下葬?
 
母亲流着泪说:如果刮风下雨了?我的孩子怎么办?地底下那么黑,他怕。
 
赵薇拍的电影《亲爱的》讲的是在那些失踪孩子的父母们里,有个父亲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找孩子,他跑遍了整个中国,走了五十多万公里,开废掉了十几辆摩托车,风餐露宿,极尽辛苦。
 
更不用提那些失恋的人,失婚的人。
 
在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里,图尔丹这样说周莹:你是个没有心的人,吴聘的爱,把你囚禁在爱的牢笼里,永远无法出来。
 
周莹硬气地回应:没有人可以封锁住我,这是我自愿的。
 
周莹,你错了。
 
你太小瞧这个世界了。
 
一个人的心,有没有再生能力,其实只取决于一点。
 
那就是你的爱,到底是在外面的世界里,还是在你的心里。
 
周莹是个连自己年龄都不知道的孩子,一个弃儿,她和干爹过着看似潇洒走江湖的岁月,但她真正想要的,是一个妈,一个家,一个归宿,一个可以栖息的地方,一个属于她的家园,就像是跨越整个大洋的鸟,最想要的,不是飞翔,而是一个属于它的安乐窝。
 
她有寻常人都无法匹敌的危机应对能力,也就是说她超级早熟,但所有早熟的人,真正的需要都是“退行”到婴儿,因为他们最大的问题不在于外壳的成熟,而在于内在的幼稚。
 
早熟的人渴望有一个地方可以变小——来滋养她一直未能真正长大的自己。
 
晚熟的人,渴望有一个地方,可以让他接受自己可以真正的强大。
 
如果一个人没有完成真正的成熟,这样的爱,就无法拥有“再生能力”。
 
就像是一个小婴儿,在人生之初,他(她)是须臾不能离开母亲的,但是当她(他)开始学会爬的时候,他(她)的活动半径就会拉大,他们就要开始探索新的世界。
 
他们会往外爬一会儿再回头看妈妈,然后再往外爬,再看妈妈。为什么要这么做?
 
因为对这个孩子来说,他(她)内在妈妈的影像是不能持久的,过一段时间就会消失。我们每个人是否对这个世界有足够的信心,是否有足够的力量,都在于这个影像持续的时间。
 
有的孩子保持父母影像的时间长,那么他们就可以离父母远一些,如果他们保持父母影像的时间太短了,他们就不得不和父母更近一些。
  
那些青春期敢于叛逆的孩子,往往是和父母关系足够好的,因为他内心相信,就算跟父母撕逼,父母和他的爱也不会断——禁拉又禁拽,禁磨又禁踹。
 
而往往被父母恶劣对待的孩子,长大后却会和父母一生撕扯不断——不是他们不想离开父母,而是一旦离开父母,他们内在的父母影像就消失了,他们没法离开,就只能不断靠外在的影像来补充。
 
换言之,如果我们内在的精神世界是沙漠的话,是无法自产自销爱的。
 
所以,如果我们能放下一个人,能离开一段爱,能接受残酷的丧失,能完成一个告别,凭的是什么?
 
凭的,就是我们内化父母的爱。
 
内化不足,就只好到外面的世界外化。
 
当在外面的世界再次遭遇失败的时候,我们就只有退缩到更小的状态。
 
在公园里,我见到了一个老外带着他的混血小女儿,他们的互动,让人感慨良多。
 
这个小女孩大概7岁左右,看上去她很喜欢一条萨摩耶,她走了几步,然后又停下来,爸爸跟她说:“是不是害怕了?没关系,它很可爱的。”
 
女儿摇摇头,紧紧抓住爸爸。
 
爸爸也不着急,就抱着女儿。
 
过了一会儿,女儿又尝试着靠近大狗,然后又跑回来。
 
如是几次,女儿终于和大狗开心地玩起来。
 
爸爸和女儿一起分享和大狗玩耍的快乐。
 
接着妈妈来了,是个中国女人,爸爸要走了,女儿大哭。
 
妈妈坐在椅子上,看着追着爸爸的女儿,只是干巴巴地说:“看看这条狗,宝贝。”
 
女儿不理,继续大哭。
 
爸爸不忍心,回来抱了抱,但最后还是走了。
 
妈妈还是那句话:“看看那条狗。”
 
我们看到了,这个女儿要面对两种人生。
 
一种,是和爸爸在一起的人生,在孩子恐惧的时候,爸爸耐心的陪伴,理解的话语和强大的保护,让这个孩子可以渐渐地面对一切危险和不测。
 
一种,是和妈妈在一起的人生,在孩子恐惧的时候,妈妈的态度是冷漠的,没有情感的,干巴巴的,遥远的,毫无身体接触的。
 
可怕的不是可怕,可怕的是在可怕的时候,父母的态度。
 
没有内化,就没有真正的人生
 
像周莹这样的女孩,她为什么天不怕地不怕,因为她有这样一个无所畏惧的爸爸。
 
但是她的短板是,她怕情感,不敢在情感的世界里去尝试,去冒险。
 
因为这是她爸爸无法面对的——周老四最怕的是依恋——他一生都在逃避所有有围墙的地方,他无法承受依恋的痛苦,索性永远都不要。
 
我们每个人,都有这样的短板、黑洞,和残缺的地方,是这个部分,决定了我们人生的水位。
 
我们之所以那么容易被偶然所毁灭,不是偶然有多强大,而是因为我们有一些地方,从一开始就埋下了定时炸弹。
 
而这些定时炸弹,就是没有被很好内化的时刻。
 
就是独自面对痛苦而没有安抚的时刻。
 
没有人陪伴我们冒险,没有人陪伴我们悲伤,没有人陪伴我们面对失去。
 
没有这些温暖,我们是断断不能撒手,不能放弃的。
 
所以我们看到太多的极端,而这些极端和极致,都是来自我们未曾被疗愈的伤口。
 
我问一个被出轨的女人:
 
为什么你无法原谅他,却也无法离开他?
 
她说:无法原谅他,是因为他破坏了我对婚姻,对情感的信心,一块洁白的布有了污点,从此再也不干净,太痛苦了。无法离开他,是因为我怕走到外面的世界更脏,我更无法存活!
 
我说:为什么你这么怕脏?
 
她说:因为在情感中,我不设防。
 
我说:不设防的你,像多大的孩子?
 
她说:像一个婴儿。
 
我说:看着这个婴儿,你想到了什么?
 
她说:想到了我一个人照顾刚出生弟弟的那个场景,那时候,我才4岁。我的父母忙于打工,而我必须一个人照顾我的弟弟,如果出了事儿,父母是不会饶过我的。有一次我不小心烫到弟弟的手,我爸爸一个巴掌把我打晕了,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他们已经睡了。
 
我的心,是从那时候变硬的。
 
我说:你不能原谅这个男人,是因为你不能原谅你自己。因为如果你敢去心疼你自己,你就会感知到更多的痛苦,你希望婚姻可以给自己第二个养育内在小孩的机会,可是这个保温箱被破坏了,那些复苏的被压抑多年的痛苦,让你无法承受。
 
她说:没有这个让我痛恨的男人,我不知道怎么生存,他是这个世界上曾给过我温暖的人,他是唯一能走进我心的人,没有他,我活不下去。
 
烛光虽然微弱,但起码可以支撑着你在隧道中前行,而如果一旦连烛火都没有了,这样的人生,又该如何走完?
 
你只好停下来,要么拉黑自己,要么毁灭他人,继续相信已经摇摇欲坠的幻想——这个世界有天堂,有绝对的暖男,绝对的爱,永远不变的感情。
 
注:“你的伤从不肯完全的愈合”
 
那些太容易倒下,太容易毁灭自己或者毁灭他人,太着急寻找的人,往往都是内在空虚,内在没有火种的人。
 
因为在一团漆黑的时候,没有人握住你的手,说一声:不怕。
 
没有人教会你,在一团漆黑中,找到篝火。
 
你没有用复杂的视角看世界的能力,不会加减乘除,只会加减法。
 
有人告诉我:做了这么久的咨询,你说的绝大多数话,我都忘记了。我能记住的,只是在那些痛哭的时刻,你在我身边,陪着我。
 
这就够了。
 
在我离开你的时候,在我所有深夜痛哭的时候,我依然能感觉到你在我身边。
 
这是我从你这里得到的最美好的东西。
 
我给不了你火把,但我可以给你火种。
 
只有这样,你才能放下,你才能再生,你才能真正的从过去,走到未来,从此生奔向往生。
文章编辑:淮安私家侦探 http://ha.smn438.com

上一篇:淮安私家侦探夫妻相是何原因导致的

下一篇:淮安私人侦探有的爱无所谓说对不起